LOADING...

通过梅乐斯的眼看戴笠,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

大家好,我是小评历史。

国人对于戴笠的评价,已经有多个版本,那么,作为戴笠的合作者,美国海军代表,与他共同创办中美合作所之时结下深厚友谊的梅乐斯,又是怎么看他的呢?用八个字可以来概括。

一、谨慎细致

梅乐斯刚到重庆时,并没有马上得到戴笠的接见。虽然在美国已经与军统驻美国负责人有过接触,美国需要得到中国沿海等地的详细资料,而戴笠需要武器、密码破译技术和相关设备等,但是,双方的合作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,美国居高临下,戴笠卑躬屈膝,正相反,梅乐斯被晾在重庆一栋发霉的宾馆里好几天。

梅乐斯

在这段时间里,戴笠对梅乐斯进行了不易被察觉的监视。梅乐斯不喜欢吃宾馆的西餐,主动上街去吃担担面,因为在广东呆的时间长,他可以讲流利的粤语,但是无法跟重庆人交流,但是他愿意用仅会的几句汉语与街上的人交谈,与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员也保持着适当的距离,甚至也不主动去美国大使馆……

直到第四天,梅乐斯才发现,他已经掉进了一个严密的监视网,而以上这些细节被戴笠认为“这个美国人愿意接受中国人办事的方法”。此外,来接梅乐斯去见戴笠的车,正是前一天载他去美国使馆的车,戴笠知道他在美国的家人都叫什么名字,有什么喜好,他在美国开的车是什么颜色的,车上还刻有中文字,而他对戴笠的所有认识,就只有美国使馆发往白宫的,有关戴笠的报告,上面把他描述成中国的盖世太保,名声不佳……

戴笠在与梅乐斯交谈之前,就已经对他有了更全面的感受和看法,对他的性格和主张有详细的分析和判断,因此掌握了谈判的绝对主动权,梅乐斯也并不像此前怀有相同目的来重庆的英国代表团一样高傲,而是措辞严谨地提出自己的想法。

据梅乐斯回忆,戴笠多疑,跟他交谈时,眼神中经常会流露出怀疑和不信任,虽然被人窥探和监视的感觉十分让人不爽,可要不是之前有这么细致的观察,戴笠绝不可能愿意听他说话,并选择相信他对一些疑问的解释,合作更无从谈起。

二、势力庞大

明确合作意向后,梅乐斯受到的款待也是非常高规格的。

因为先前居住的环境太糟糕,戴笠主动提出给梅乐斯换个地方,但是当梅乐斯试图拒绝时,一边的翻译严肃地告诉他不能拒绝,当天,蒋介石就亲自传话,授权戴笠全权负责梅乐斯的起居,而美国白宫第二天也通过使馆传达一切服从戴笠安排的命令。

没过多久,梅乐斯就被安排到重庆著名的“神仙洞”公馆,它原来是重庆市长的住宅,后来改为重庆警备司令的公馆,梅乐斯和翻译没有通知戴笠就去看了,当时原住户还没有搬走,可就在第二天,戴笠就亲自去了“神仙洞”拜访,等梅乐斯再去时,发现原来的住户已经火速搬离,在当时的重庆,能让警备司令马上搬家的,估计没几个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合作,梅乐斯逐渐发现,在国统区的每一个角落,都能发现军统的势力,他在向白宫递交的报告中也不得不承认,戴笠是他能在国民政府找到的,从事特务活动的最佳合作对象。